揭秘白宫新冠防控天团 是全力抗疫还是讨好特朗普?


伊利诺伊州一家呼吸机生产商表示,自己需要为联邦政府提供呼吸机,但是伊利诺伊州却不会分得呼吸机,自己是在为“竞争对手”干活儿。

目前,美国部分地区已经停课停班,除了较为特殊的工种,比如医务人员、警察等等,大多数公司都已经发通知让员工在家办公。

第一,紧急融资能力提高一倍;

事实上,美国已经有医护人员因缺少防护装备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先例。当地时间3月24日晚间,48岁的护士凯利(Kious Kelly)在曼哈顿西奈山西医院(Mount Sinai West hospital)去世。此前一周,他因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而入院。

其实,联邦政府对医疗物资也不算是“不上心”。

考虑到医疗物资的紧张现状,3月18日,美国联邦政府搬出了因1950年朝鲜战争而设定的《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授权美国总统在战争和紧急状况下可以直接下令私营企业满足国防需求订单;由政府机构来分配原材料和人手,推动和优先保证战备物资生产;政府可以实施价格管控,禁止民间囤积物资和涨价。

不过,目前对于动用《国防工业生产法》调配医疗物资生产,美国社会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一方面是担心联邦政府“接管”美国企业可能让商界陷入不安,从而加剧市场动荡;另一方面是联邦政府难以鉴别哪些企业具备相应的生产能力。3月2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在G20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上发言。发言指出,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是负增长,但2021年经济会复苏。

“当我们需要三万台呼吸机的时候,你只给四百台呼吸机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用?你来从这急需救命的两万六千人里选择要用呼吸机的吧。”

纽约州长科莫对于当地疫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向联邦政府请求支援三万台呼吸机不果后,终于在周二的新闻记者会上“大吐苦水”,对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隔空喊话”,指责联邦政府在调动医疗物资上不力。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更是自3月19日起,一连3天在发布会上质问美国总统:“你没有运用政府的手段,你一直在犹豫”;“你只是看着,等着”;“任何负责任的总统,都会和我们沟通如何处理疫情”。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 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