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高风险航班千余名入境人员已再次核酸检测


“中国原罪论”不值得一驳。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欧洲、中国等各国科学家的研究早已表明,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始发于武汉,但病毒不一定源自中国。有美国科学家认为,病毒可能已经在人类中传播了数年,甚至数十年。新冠病毒源头问题虽然尚无定论,但这是一个科学问题,理性的做法是把它交给科学家去研究,听取世卫组织的专业意见,采用中性的名称,而不应炒作病毒来源问题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攻击。

中国能在较短时间内遏制疫情发展,避免出现众多人员感染和死亡,是因为我们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抗击疫情战略的首位,不惜让经济停止下来,损失数万亿人民币GDP,投入数千亿人民币的资源,集中全国力量支援武汉、支援湖北才取得的,而不是靠隐瞒数据、低估死亡人数。因为这么做既无意义,也无可能。用这种手法攻击中国更显得荒谬和无耻!

他认为应给城市贫困户、低收入家庭、失业人群和受影响的复工人员提供消费券。根据地区和月份不同,消费券可以相应地变化,但是重点是要去扶持贫困、低收入家庭和失业人员,提供基本保障。在农村地区,则必须加强社会保障网,提高低保水平,保障基本生活。

“如果疫情和封城措施持续下去,加上国外出口市场的倒塌,大多数中小企业很难活下去。”他说,“城市地区失业率已快速上升,这将连带导致许多农村家庭和低收入人群遭受重创。”

他认为,政府的刺激政策需要考虑投资效率,投资项目的选择要以进一步提高生产力水平为依据,虽然政府支持的项目一部分会给到国企,但这次大多数公司无论是国有还是私营企业都会受益。

西方反华势力的舆论战套路就是如此:先假借情报机构或专家之口编造谎言,然后发动媒体集中进行炒作。他们不怕被“辟谣”,因为谎言会像病毒一样瞬间传播到全世界。即使最后谣言被拆穿,他们污蔑抹黑中国的目的已达到。

越秀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

林毅夫还强调,要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如免税或者减低税率、推迟社保医保缴费、提供流动性支持等。尤其要帮助中小企业,因为他们可以提供大量就业,是很多全球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的生存对中国渡过难关后保持全球制造业地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说。

资金来源方面,林毅夫表示,应允许政府负债率上升。此前中国政府把每年的财政赤字控制在GDP的3%以内,而当前遭遇供给和需求“双杀”,今年应该允许政府财政赤字率上升到3%以上,甚至增加2至3个百分点。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